又是一年槐花香 | 德州市作协散文专辑

小城岁月

文|李淑鸿

对于小城里那些林林总总的楼房和逐渐繁华的岁月,我始终无法融入,我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坐在寂寥的角落里漠然地审视着她。我们属于不同的世界: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泥土的芬芳,它柔软、易碎,它遗落的痕迹常常会沾满我纤细的指尖;而小城,她是钢筋水泥铸就的,她坚硬高傲而又冷漠。我走近她时,触不到温暖与绵绵的情语。只是,我早已学会了不动声色地羡慕她,因为她与我是否以优雅或卑微的地位身份而活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站在她面前时,我没有自卑,只是总感觉到一纸的隔阂,是她湮没了我小时候赤着脚踩在泥土里的那种亲切的气息。

我的文字无法掩饰我的想法,尽管我小心翼翼,但我的情感仍旧暴露在那些关注的目光里。终于有一天,在一处游人如织的公园里,好友问我:你念念不忘的伊人是谁?我一度尴尬,我将怎样解释?没有人会理解,一个童年缺少关爱的孩子,一生中会以各种执拗的方式来弥补幼时情感上的空落。这个匆匆忙忙的小城只会在红绿灯交叉的十字路口或霓虹闪烁的夜晚让我陷入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慌中,而我又怎样言说?我终没有作答,只是我知道我情感的归宿终究不属于这个现实的冗杂。

躲在小城角落里的,静悄悄的胡同,是我最喜欢踏足的地方,它把车水马龙的喧嚣关在了另一个世界,它只容我一个人,在细碎的时光里慢慢地踱到夜色西沉……

小城的炫丽,让我的宁静失去了最后一叶的屏障。光阴便像唇齿间我不动声色的微笑,了无迹痕。

“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泰戈尔的诗集最适合在夜晚流浪的我,不停地吟诵,但合上书页时,我仍旧无法做到在寂静的子夜时分按时入睡。我斜倚在阳台上,盯着湛蓝的星空,不知疲倦的一次次长途跋涉,只是为了回到越来越遥远的故乡,那个只有蓝天白云和流水的小村,那里有成年累月坐在阳光里不言不语的爷爷,是他让我孤独的童年内心生出安宁……最让我牵念的是住在天堂里的父亲,那个肯为我付出全部却让我在黑夜里哭醒的男人,他的坟茔长在我儿时时常玩耍的河畔,于是关于河畔的故事便会在我的梦中夜夜蔓延……

张爱玲说: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会吗,又有谁会肯背负着欲望的罪孽,为我负重前行?

小城里一成不变的日子,像极了视野中那棵树,风掠过时我看不到它丝毫的变化,叶子依旧在那里摇摆,我的目光划过它的脉络时它默不作声。我知道秋意乍起时,它会舞成我生命里最蹁跹的诗章,且带着我对爱最美好的想像。只是今夜,它不想看我望它的目光,它无动于衷的立在那里,漠视着我此时的心情。

我知道,有一天我会感激小城,感谢她在我生命中的存在和包容。因为她,我的文字才得以自由的舒张和飞扬……而此时, 我却愿,在我搁笔转身的刹那,我们的心早已彼此相融……

春末槐花开

文| 张振兰

当小草从土里露出尖尖的嫩芽;当迎春的枯枝开满金黄的星星;当农民给麦苗浇过了返青的水;当柳丝晕染出淡淡的新绿……春天,便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姗姗而来。

粉白的杏花登场,送给人们一树惊喜;红的白的玉兰花来了,剔透晶莹的花瓣,散发着高贵典雅的美;梅花伴着梨花来了,绽放一树树姣媚;桃花来了,红艳艳的动人心弦;海棠、樱花紧随其后,开它个熙熙攘攘,你拥我挤;春天,变成了花的世界……

在经历了喧闹的繁华过后,花儿们便各自散场,花期不再。给人们留下无尽的回味。然而,我们的槐树,像是被这个世界遗忘了。花开时节,它在睡梦中,花落时分,它寂然不动。我每天都看几眼老槐树那干枯的枝丫,找不到一点生命的痕迹,只有去年的干豆荚还在枝头摇晃。

杨树柳树都已经枝繁叶茂,绿树成荫,老槐树才渐渐地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叶,不凑近看根本就发现不了。暖暖的春风吹的人心里软绵绵的,漫天飞舞的柳絮杨絮像一场持久战,不知哪天才能结束。

桃李结果,杨柳飞雪,高高的泡桐树又挂出了一树淡紫色的风铃。这一串串一簇簇的紫铃啊,在传送着芬芳的花语!不用抬头,只要闻见馥郁的香气就知道,附近肯定有泡桐树!

五一到了,人们又计划着出游,去追逐春的背影,去寻觅初夏的美景。再看看门口的老槐树,那么漫不经心的挂出来许多白色小花穗,细小的花苞是那么不惹眼,不引人注意。而墙根下的月季,在我的辛勤浇灌和殷切的期待中,已经绽开了笑脸。月季花实在是一个值得种植的品种,整个夏秋都在开花,五彩缤纷,相续不断。

忙忙碌碌的一天结束,晚饭后站在门口,享受一下夜空的静谧与清凉,松弛松弛紧绷的神经。忽然间就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那是一种久违的清香。啊!槐花开了!我漫步走到树下,借着路灯的光,我看到了老槐树瘦瘦的花穗已经变成了肥硕的花串。一天的高温,竟然催熟了花期!

第二天早上,果然就从窗户里望见了外面槐树上,挂满了素洁的花串,间杂着绿叶,沉甸甸的在枝头摇摆。孩子奇怪的问我,妈妈,这槐花什么时候开的呀?是呀,期盼了一个春天,它却在你一不留神之时,开了个花香满树!

千娇百媚春已尽,默默槐花始盛开。串串玉蝶随风舞,芬芳馥郁暗香来。

立夏已过,槐花也开始渐渐凋落。花期虽短,可是它洁白如玉的品格,和沁人心脾的香气,却浸润在我的生命里,陪伴我走过每一个四季。

立夏与人生

文|刘春梅

春天的余韵未尽,夏天又粉墨登场了。

明日是一年一度的立夏节气,它,预示着大自然即将告别春天,马上进入夏天了。

立夏过后,气温会明显上升,酷热将至,雷雨天气增多,农作物进入旺盛生长阶段。北方的冬小麦开始扬花灌浆,大自然即将展开一年之中“青葱岁月”之画卷------

根据自然节气的更替,也让我们领悟到:人生不也是如此吗?告别少年的稚嫩之后,就要进入青年时期,这最耀眼夺目的黄金岁月。

青年时期是人生中最宝贵的时期;是充满青春活力、朝气蓬勃的时期;也是奠基人生繁茂的最佳时期。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必须承担起国家强盛、民族振兴的责任,更要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增强实践能力,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不懈奋斗,用“青春梦”托起“中国梦”!即胸怀梦想又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踏踏实实的做人做事。

青年时期既要见识狂风暴雨、也要经历电闪雷鸣、感受生活的浓烈与激荡、体味人生的明媚与昏暗,才能健康茁壮成长。

人生的“立夏”也是一种过渡。进入夏天后,既有阳光播撒后的旺盛生长,也有乌云蔽日时的忧惧迷茫,更有倾盆暴雨中的不屈挣扎,才能换来云开天晴后的坦然欣慰。

人生的夏天还能教会我们,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雨雷鸣、山呼海啸时,不必胆怯,唯一要做的就是默默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迎接属于自己的雨后天晴!

总之,人生的夏天所有的努力皆是对“立”的践行,对“夏”的塑造。

又是一年槐花香

文|刘秀丽

又到了槐花飘香的时节,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想起奶奶家的那棵槐花树。

槐花树的躯干是弯的,很丑的样子。大伯要把它砍掉,栽上核桃,是奶奶让留着的。奶奶说,槐树开花的时候院子里最香。奶奶院子里种了好多树木花草,有枣树、桃树、杏树、石榴;有月季、牡丹、菊花。一年四季,除了冬天,整个都浸在香气里……

果然,每年的五月,槐花开的最好。洁白清雅却又让人觉得花团锦簇,尤其是那种沁人心脾的香,摘下一串放到嘴里,香甜的味道,耐人寻味……奶奶还常常用自制的铁钩拧下一串串槐花,摘下花瓣,洗净了,放到馒头里蒸,我们叫它“槐花馍”。有时候,放到汤里,一股淡淡的香味融在里面,好闻又好喝。

奶奶喜欢坐在槐花树下,我们小孩子就在院子追逐嬉戏。一阵风吹来,甘甜的味道再次飘来荡去,忍不住,还想摘几串槐花。我们跑累了,就缠着奶奶讲故事。奶奶经常跟我们讲一些奇人异事,有时也讲她小时候的事。奶奶的父亲是清朝末年人,奶奶说,他的父亲扎着一个大辫子,民国时,政府要求男的剪发,奶奶的父亲舍不得,宁可不出门也不愿剪掉。最后,还是奶奶趁他睡着时,拿起剪刀给他剪掉的……

后来,我长大了,陪着奶奶的时间越来越少。由开始的每天都去奶奶家,到后来三四天去一次。记得那年我读初二,奶奶83岁。我打算周末去奶奶家,可是奶奶病了……在医院里回来后的几天,奶奶便去世了。临走前,奶奶还是很明白的,她知道自己老了,没什么放不下的,唯一牵挂的就是我们……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每年都能梦到奶奶,现在依然如此。每次梦到的还是那槐花飘香的院子。那棵槐花树,那样的美,那样的迷人……

德州日报全媒体出品

来源 | 德州市作协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