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颊河送来春消息

高书峰

有人说春节是春天的节日,这话未免有些随意,春节充其量只能算作春的序幕,是一本书的扉页,一本杂志的卷首语。

有人说立春是春天的开始,就像我们说的三十而立,是自立了门户的儿男,有站得住脚的一些道理。

我老家的人不这样说,他们把立春叫做打春。春天也能打么?这是把春天看成自家的孩子了,该吵则吵,该打则打,该心疼则心疼,好比家常里短的私房话,人情味儿十足的方言俚语。

春天到底什么时候来的,谁也没有在意,谁也说不清楚。也许是一夜之间,也许只打了一会儿小盹,甚至一个转身,一个媚眼,一个呵欠。

正因为不请自到,各色人等才能充分分享那份美好。每个人感受春天的时序都不相同,每个人心目中的春天都不同样:儿童蹒跚学步,仿佛一脚踢翻了春天的酒壶,还未喝呢,被气浪一冲,顿时就酩酊如泥,东倒西歪,拉都拉不住了。少年是好动的季节,他们躁动不安,想在春天里展翅翱翔,自己飞不了,就折一些纸鸢,或是做一个风筝,放飞所有的心愿和希望。年轻的女子心急,超前,反季节消费,夏装春穿,在早春的寒意里走出青春的娉婷,阳光的明媚。中年汉子知道人勤春来早的道理,行走沟垄,荷锄田间,给麦苗梳头,为洋芋挠痒,或是掐一把菜苔,顺手抚摸一把油菜花,用手中的农具叩问春天的消息。老人裹紧冬衣,捂得严实,纽扣外面再勒根绳子,不是怕冷,而是害怕春天跑了,腿脚不灵便追不上。

老人见多识广,知道春天是怎么来的。明明山上的花儿开了,坡上的椿树发芽了,却要我们脚步向下,再向下,一直走到马颊河边上才停下。像一个虔诚的仪式,带头俯下身子,左脸尽可能地贴近水面,感受河风的轻轻吹拂,然后侧耳倾听。

听到了,这是春天的絮语,是万物的拔节,是流动的音符。

听到了,这是春天的响指,是岁月的长啸,是生命的集结号。

老人说,春天是春风吹来的,春风是马颊河接来的。是啊!河风一吹,水气上升,冰凌开始融化,小草开始复苏,果木开始含苞,满坡的山桃花就开了,如霞似雾,缤纷一片,像节日的礼花。

马颊河是春天的通道,春天是马颊河的使者。“梅花漏泄春消息。”这是晏殊的一句词。“闻道春还未相识,走傍寒梅访消息。”这是李白的两句诗。我们要知春,不必访寒梅,问问马颊河就知道了。

要知春消息,流水知深浅。马颊河一挥手,春光在眼前。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走势 幸运28